關於部落格
  • 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歲月走過的足跡

雨,滴下,徹骨的寒,在我的肌膚上悄然滑動,那是上天的淚,晶瑩,剔透,滴水藏海,萬千思緒積於心頭,透過肌膚,傳遞到雨滴中,那是滾燙的熱淚,冰川火海,交融相纏,隻身置於冰火兩重天,是怎樣的煎熬?

寂寞的淚水,綿長的思念。時光流轉,穿越冷寂的雨滴,回到那個風雨交加的雨夜。夢裏相思太急,舅婆年輕的時候,是個標緻的美人,一頭長長的秀發,烏黑的眼睛,整齊潔白的牙齒,在田裏幹活,總是引來不少男人的目光。有人托了媒婆,上門提親,舅婆一一回絕。在她的背後,總是有一個男子,跟前跑後,插秧時,他主動拿下她身後的背簍,背在自己身上,不說一句話,一個上午,汗流浹背,總算完成了當日的任務。舅婆也不說什麼,在自家的井旁打了一碗涼涼的井水,遞予那男子,男子接過碗,三兩口喝完,擦擦汗,傻傻的對著舅婆笑。她上山打柴的時候,男子放下手中的活兒,也跟了去。身形瘦小的舅婆,卻力大無比,半天下來砍了100多斤的柴,男子說:“你休息一會兒,我來砍!”這男子也力大無窮,砍柴像武俠小說裏會武功的大俠,刀光劍影,揮灑自如,不過一陣子,便把身旁的樹枝砍個精光。男子很是細心,發現舅婆的手被砍了幾道痕,上山時就帶了草藥,輕輕幫她塗抹止痛,再拿隨身攜帶的乾淨的白布包紮好傷口。這一來二去,兩人產生了感情,可是提親的人給了她父母許多的錢與聘禮,誰給得最多,便要她嫁給誰。那天,舅婆得知要與地主老子的傻兒子成親,便跑到男子的幹活的地方,對他說:“我爹要我嫁給地主的兒子,你肯今晚跟我走不?”男子爽快的答應,深夜裏借著微弱的月光,便與舅婆私奔了。當夜,下起了大雨,路上很滑,舅婆不小心摔倒,重重的與一塊大石相撞,背受了重傷。好在男子準備了馬車,一路順利的到達鄉鎮的客棧,不過從此,舅婆的背就像山一樣的彎曲,可是她從來沒有後悔過,為了深愛的男人,為了追求自由與幸福,她在雨夜裏甘願承受一生的疼痛。

雨兒輕飄飄的下著,為何,我感覺,它是那樣的沉重?穿越時光的隧道,把我帶向遙遠的年代,外婆的身邊。外婆是童養媳,十六歲時嫁給了小她兩歲的外公。外婆的一生,摻雜著太多的苦難與複雜的情感。外婆對整個家庭,可謂最大的功臣。在這窮鄉僻壤的地方,一個生活尚且艱難,更何況是要隻身支撐整個家庭的命運。外婆一生,生了八個孩子,有二個夭折,其餘的都順利長大成人。每天,她都要四點起床,喂雞、喂豬、做早飯,稀稀的米粥,外婆總把米給孩子們呈上,自己卻只喝米湯,撒苗、插秧、織布、打柴,伺候婆婆,為孩子縫補衣服,修建房子,全都她一個人做。還有那棵陪伴她一生的黃皮樹,一起度過了幾十年的風風雨雨。那時,重男輕女的思想很嚴重,許多農戶都拼了命的想生男孩,養兒防老。女子無才便是德,這句話從古至外婆的年代,都深深紮根在每個人心中。可外婆,一個從未讀書寫字、只知幹活的農村婦女,卻有著超前的意識。她發自內心的覺得,自己的兒女一定要上學才會有出息,才能走出農村,擺脫窮苦的命運!外公在生產隊當幹部,每月的錢他都如數交給外婆。可六個子女的生活讀書費用,光靠外公那點錢是遠遠不夠的,外婆就養了幾只小鴨子,靠它們的蛋來換取子女讀書的煤油燈。為了孩子們能在學校更好的得到老師的幫助和照顧,外婆不時的把蛋和逢年過節才有的雞肉帶給老師。可憐天下父母心,孩子們都長大成人,一個個讀了書,都搬到小鎮和大城市生活。由於工作太忙,孩子們都將自己的孩子交給外婆撫養。一個個孫子,養得白白胖胖,生龍活虎,可見外婆是多麼的疼惜他們。小舅由於被人陷害,又無法律意識,被人追債,逃到很遠的地方,外婆得知,以為小舅死了,心裏萬般疼痛,傷心過度,久久不能恢復。外公喝太多的酒,中風癱瘓,外婆天天為她擦身,端屎端尿,喂飯洗衣,直到外公去世。這兩次重重的打擊,使外婆身心懼疲,80多歲得了嚴重的老人癡呆症。外婆的一生,為子女、為外公、為孫子,不知付出了多少的血淚,小雨,不停的下著,是在為外婆落淚嗎?我想,是的,上天也可憐我那親愛的外婆,好像在歎:紅顏多薄命!

雨兒淅淅瀝瀝下著,打濕了我的淚眼眶,不知是雨還是淚,從我的眼角落下,重重的,重重的打在我的手上。我想到了我的母親,那位深深愛我,又無私大愛的母親。母親打小就聽話懂事,家裏的活,幹得最多就是她,受父母責罰最少,憐愛最多。母親是唯一一位考上大學的公社社員。在大學裏,母親勤奮讀書,愛好運動,團結同學,尊敬老師。她對黨忠心耿耿,對事業兢兢業業,對生活充滿熱情,對我,她是在用整個生命來愛的。歲月無情,在她臉上一年年刻上了一道道深深的魚尾紋,風雨紅塵路,雨打濕了她的頭髮,紅塵的繁複,霜染了她一條條的烏髮,為了我,多大的屈辱她都能忍受,多大的打擊她都藏在心中,多少的眼淚她都往肚子裏吞。最記得,那個夜晚,風雨飄搖的夜晚,我苦苦的等待著母親的到來。我的腿劇烈的酸痛,不時,看看表,叫別人的護工幫我揉揉腿,不時打打電話,問母親什麼時候回來,不時在床上翻來覆去,看看雜誌又看看天色。昏暗的燈光照著飄搖的雨,紛紛揚揚,飄飄灑灑,隱隱約約能看見空中的灰塵也在雨中飄零。六點半,母親來了,從遠處大步流星的趕到醫院。頭髮全濕,背著袋子,手拿保溫瓶。我在門口四處張望,大聲喊到:“媽,我在這裏,你快點啊!”她用急切又關愛的聲音回應:“誒,我來了,別急?”母親來到病房,打開保溫瓶,說:“寶貝,趁熱喝了這湯,快嘗嘗!”我喝了幾大口,贊道:“好好喝,是魚湯吧!”“寶貝,你看,還有苦瓜燜豬肉飯,快吃吧!”我又撒嬌,“媽,我的腿痛了一下午,你趕快幫我想辦法呀!”“行,我幫你用熱水燙一下!”飯後,母親已經裝滿了兩桶熱水,“女女,把腿放進來,我幫你揉揉!”只見母親蹲下來,用她那寬寬的手揉著我的腿,邊揉邊說:“這樣好點了嗎?”“嗯,好多了!”“你看,你的腳多髒啊!”於是她便使勁搓去我腳上的污垢。我忽然想起,今天是什麼日子啊,4月27,母親的生日啊!我的淚再也止不住,嘩嘩的淚了下來,母親是從來不記她的生日的。十多年後的4月27,母親才對我說,今天是她生日,下點麵條算是慶祝吧!於是,這個日子,便成了我終生難忘的時光!

最も高くなるこの日
ではまた明日
活躍するこ
大学の時
昼下がりのふたり
和食の心
無用の長物
世間が浮かれれば
あんまり高い木だったので
羽生選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