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oatherine

關於部落格
  • 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冬日欢歌

华林的冬天,细雨绵绵。泥泞的马路,使我感到丝丝不安。碾转的车轮,是我返乡的期盼。回忆在那春光明媚的时季,是那些日夜奔跑的车辆,将我从遥远的地方带到这里。如今即将把我运回那遥远的地方。

挽留一方圣景,这不是一个打工仔的心声。我默默地走在大家小巷里,灯笼对联满街叫卖,又是一年春节将近的日子,看那当地的居民们,忙里忙外,是多么幸福愉快的事情啊!苦了的,却是驻在这里的那些外来的民工,顶着寒风的晨露,踏着深夜的归途。还在忙碌地工作着,从这里走过,路过,谁来问津?雨总是不停,晴朗似乎被那阴沉沉的雨雾所吞设。但她门却吞设不了我对故乡思念的心!更吞设不了那些还在为工作付出的激情。

看惯了灯火璀璨的城市,倾听夜雨淅沥的簌簌。车来车往,滚滚而过,百声交响的喇叭和汽笛,由远极近。将我的心带入一片遥远世界。

那里也许是一片晴天,也许是一片阴沉,也许是一片白雪飘撒,覆盖大地的壮观之景!热闹的,莫过于在那些银色的房屋里,谈天论事的村民。

老的叼着烟锅。小的,在一旁爨着一堆木柴火。旁边煨着几个吊式的锅锅鑵鑵。还有一壶沏泡的地方自产的粗茶,茶虽不名,但浓香四溢。更体现了村民们好客的热情。屋外已经没有幼童的身影,也没有谁在外面堆雪人,打雪仗的欢闹声!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将来更没有。有的只是老一辈的呼唤,声声乳名中传来:“天气冷,快进屋烤火,小心冻着了”多么朴实的语言,但在朴实中透满了无限的关爱。普天下只有这样的爱,是永恒的,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也只有这种爱,才会让人出落感动的泪水!还有一群赶回家的青年朋友们,搭起一张小桌,边打着扑克和麻将,边谈论着在他乡的残风露俗。

雪停了,阳光从厚实的云雾中露出,大地布满一片金灿灿,在阳光的辐射中,泛起七彩的光芒。山喳从金色的巢穴里飞出,站在光秃秃的丛枝冠木中,啄起树上还没掉落的干果,吃得津津有味。热闹的是画眉,在一边唱着婉转动听的歌,雌雄对唱,你唱我和地呼应着,它们有它们的快乐,它们有他们的幸福。可怕的,唯麻雀,几十个,几百个盛至几千几万个集成一个庞大的队伍,在村子里侵犯那些村名挂在屋檐下的干草干菜。倘若用力在地上跺跺脚,便呼啦呼啦地飞走了。

慌乱的,是那些关在圏里的牛儿,羊儿,猪儿。它们用期盼的眼睛,望着外面白雪覆盖的世界,不时发出阵阵惊天动地的叫声。那声音拉的老长老长的,从圏里传到山崖上,回音重重,由近及远。它们也许是饿了,要呼叫主任添食;也许是看到那片白茫茫的世界美景,感到万分的兴奋,以呼赞美。它们究竟是怀怎样的心情,也许只有它们自己和饲养它的主人可知。

守后在大门背后的家犬,突然跃门而出,展开一副笑脸,旺旺直叫,谁家游子有归故土了,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急匆匆地走进了自家的大门,满鬓沧桑的父老乡亲,盈门而出,眼眸里闪着激动的泪花,千言万语时不轮次,许久沉默。才到一声“回来了”!多么简单的三个字。但这三个字所含的沉份,又是通过何等的艰苦才能熬过来的结径啊!

围在火炉边,热水里沁着一条崭新的毛巾,连同香皂一起递到手中。“先洗洗脸吧,我再去弄些吃的来打打点心,一会在煮饭。”普普寒暄,问长问短,也许你会觉得是最让人感到唠叨的事。但这是父母亲的呵护,从小到大,他们一直都是如此的爱着自己的儿女!他们一直在为我们担心,为我们劳累。我们应该为自己的那些无知和误会,所铸成对他们的伤心和烦劳,进行一番检讨。

热气分腾的谈话中,充满了幸福,不知不觉天一黑幕,幽默的,要数沉睡在草兜里的猫咪呼噜声突然消失,从它那小小的门里慢慢伸出手来,懒洋洋地嗦出小门外,长长的虎尾微微上翘几下,四角依地撑开,先伸几个懒腰之后,就东瞧瞧,西望望地,爬到你的怀里。喵喵地与你示意着。许后便蹲在墙角,或爬到柴烟熏黑的竹楼之上,与家鼠打着游击战。稍时,便叼着一条大蚝跑到你的面前来,放着,挑逗一番,玩得猎物天混地转之后,便多在隐蔽的地方开始美餐。

you can be in love with my lif meet the autumn scenery 砂浜で書く music of the soul 今から行動 家が俺の心配 私の伝奇 farewell to this day practical work attitude I can see the web pag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