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oatherine

關於部落格
  • 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鞋子還在,人走了

  妳今天怎麼了,我看見平時愛說笑的媽媽也不知怎麼了,今個變得格外沈默寡言,心想:是生意又不好嗎?怎麼不開心那,看來我得好好安慰壹下了.還沒等我開口,媽媽冒出壹句嚇死人不長命的話,著實讓我吃驚不小,她說:小林她爸昨住院了,口氣裏透著看盡生死的無奈.我不理解母親是怎麼消化這個消息的,可以用這洋壹種口氣表達出來,但在我的心裏實在不能接受這洋壹個真實的不能在真實的事實.前幾天還笑著打招呼的叔叔,怎麼可能說住院就住院了.我還沒來的及呼出壹口氣,母親表情變了變又補充道:聽說是腦血栓.(腦血栓即腦栓塞。腦栓塞是指因異常的固態、液態、氣態物體(被稱作栓子)沿血循環進入腦動脈系統,引起動脈管腔閉塞,導致該動脈供血區局部腦組織的壞死,臨床上表現為偏癱、偏身麻木、講話不清等突然發生的局源性神經功能缺損癥狀)口氣裏滿是唉聲嘆氣.我插在兜裏的手不知不覺的握緊了.心口像是堵了什麼,剛才的那口氣想呼呼不出來.

  我知道我不是再為人生無常而感到接受不了,我只是想到了他的兩個孩子,壹個九歲,壹個七歲,以後和他們的母親到底應該怎麼生活?聽媽媽說:自小林她爸住院,他那個九歲的哥哥每天早上三四點就起來洗菜,和面.等到六點的時候又去做生意了,壹個小時後,

  他又背著書包和妹妹壹起坐著爸爸的三輪車上學了.

  下學後又得去醫院看他爸爸.為了使自己平靜下來,我抉定幹活.大約五點的時候,我端著壹盆衣服到水池邊時,也不知怎的扭頭剛好看見他們從醫院回來,小林走在後面可能因為年齡太小了,並沒有太多情緒,她哥哥和她母親並排走過我身邊的時候,我似乎聽見了他的嗚咽聲,鼻尖也是紅紅的.他們的母親我什麼也沒看出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那種悲傷到沒有感覺的地步,只是看著他們我的心裏也不好受.心裏的感受也變來變去.

  等到我回家把我的情緒告訴媽媽時,媽媽沒說什麼,只是過了壹會兒說:好像搶救過來了,不知為什麼聽到這句話我並沒感到多開心,因為我知道醫藥費已經把他們壓的喘不過氣了,搶救過來又如何,還不是壹個植物人.

  像是告訴我了壹個事實,事後有拍拍我的肩膀告訴我那只是個玩笑別太當真.那種心情可真是復雜.

  第二天,我剛放學回來,在家裏剛剛忙活壹會兒,媽媽就口氣滿是惋惜的說:

  小林她爸今天死了,我聽著媽媽的話,心裏明明是知道結局的,為什麼真正知道時,還是那麼的無可自拔的陷進悲傷裏了.我還沒來的及發言,站在媽媽身邊的爸爸開口了:小林她媽是看著他爸死的,她早料到有這洋壹天那.因為沒錢所以.說完嘆了口氣.我沒說話,在想:要是有壹天我再也見不到壹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了,我又該怎麼辦呢,是的,那種心情根本沒法往下想,我總是看著人家的遭遇想到自己.因為受到傷害的始終不是我,我也不可能體會到那種痛撤心扉的感覺,只是在寫這洋壹個故事時,寫不出來那種想哭的感覺,只是想說:既然現在我愛的人,愛我的人都在身邊,那為何不好好珍惜呢,要去追尋那自以為是的幸福.

  鞋子還在,人走了.

  我擡眼看了看爸爸媽媽忙活的身影想:我自己怕的又到底是什麼?以後的歲月他們又該何去何從呢.

a long thin flow burning hope is the daughter of incense this is love meets the baishang flower beauty cry, romantic voice the old well, it is spring the woman in this life the warmth of my family if you walk from my sk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