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只有離開與忘記

壹個繁星如織的夜裏,我的心中下起了潑墨般的雨。我靜靜地佇立於窗前,幻想著原野裏那些如星子壹般的陌生眼眸以怎樣的心情分享著和我同樣的無奈。與他們相比,我尚擁有美麗的回憶,我該是用回憶溫暖自己的。

五月,本該與妳煎茶試新葉,本想喝壹口妳親自為我烹的茶。可惜的是所有的慵懶在這壹季裏悄悄浮現,像是倦怠到目光虛無般,再也不願不想入妳的畫。那些還埋於心中,未得啟口的話就隨風散了吧。

過了這麽久,記憶都已斑駁,唯壹能夠確信的便是,世間所有的不能忘懷與無可奉告都能被風輕輕裁剪,後至散落如塵埃。我願妳好,妳不必惱怒,不必追悔,怪只怪我太年輕,還是接受不了妳所望的深刻感情。妳不必用那些或濃或淡的墨描摹出記憶的層次,畢竟走到這壹步,壹切皆為淺薄。

五月的夜裏,我恍恍惚惚,大夢過後,聽見遠方琴聲悠悠,數載未停歇,就像註定似的傾訴著與妳的訣別。所有夜鶯的歌聲像啼血般打碎著記憶的時鐘,打破了我所有的美夢。曾經促膝交談、不覺疲憊的日子,曾經把酒共飲、擲杯有力的畫面。所有與妳有關的,都成了過去整整壹個曾經裏的蒼老。

若惜眼前人作為朋友給予的種種情分,就應該牽扯不出這麽多的磨難。可就算經逢不歡,再見之難遠不如這離別壹刻所有的愁。愛很痛,心很空,也許只能這樣壹次壹次錯過,然而,唯壹的傷痛還是會埋在我的心中。海水是鹹的,妳的善念化不開我的固執,取不走我富藏的鹽分。壹如妳歇斯底裏的哭泣,我只能安慰,無法改變。

五月之前,我們說著貼心的話,任時光流去,任細風斜雨,任憑在妳身旁咨意地呼喊。伴隨著天空裏撲閃而過的蝴蝶劃出的弧線,我的額上、臉上都是陽光的味道。可我不知道,蝴蝶飛不過滄海。

後來是誰的提醒,我才了解到萬物早已歸本,天空裏劃過壹道急促的閃電,妳我之間,再也無法說著“有生之年,狹路相逢”,因為清楚的了解,手心確也生不出糾纏的曲線。同食物壹樣,變質的東西總是不能合我心意,哪怕是突遇困境,我也不能接受。我說,我寧願要壹份簡單的情,不嘗壹點復雜的愛。只是,對我而言,妳我之間,太過復雜。

這麽久以來,我總喜歡在妳面前爭強好勝,卻輸給了妳戲劇性的認真。相逢之後,觀棋不語,是我所能做的最大退讓。不願戳穿所有的愛恨糾葛,是我能盡力保留的壹點余溫。

可嘆的是,寒雨過後,打了芭蕉,退卻了我心中的壹抹深綠。直到我卑微到無法用心存在於妳的世界,妳都不曾退離。是我太不認真,還是妳太認真。妳是中了情花的毒,找不到解藥時向我傾訴,而我卻只能用疏離解開妳心中的鈴。

壹盞茶的溫度就用壹杯酒的醇烈去消融。此刻,我不問好壞、對錯,決絕地飲下這杯酒,以慌亂卻也清晰的步伐踏出了困我已久的心牢。我,沒有與妳說笑,不是與妳故作爭執,我是真的決定好了。

只有離開與忘記,妳才能不想起那些悲傷的過往,就算想起,因為我的離開,妳也會盡量避開有我的記憶,重新生活。人間春去秋來,晝夜交替,在壹個無邊的子夜,請妳講那些記憶存於黑暗之中,讓它長眠,惟此妳才能找到妳的日光。

給兒子的 真的好累好累!不知何時是盡頭…… 童年的美好,永遠保留在心裡。 深山里的一泓泉水 his can bring him back down to earth with a bump 希望妳過的好,知道嗎。 南柯一夢 我們這裏永遠是春天 我平靜釋然的心態更加輕鬆 草原愈發顯得空曠,遼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