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是清都山水郎

本身是敏於山水,又幸身在江南。有這水潤著,浸著,才得以褪去壹身浪塵。有友人詢之;來日何處去。無思量,便是答出了偏安江南,卻惹來壹陣嗤笑。妳還學這趙構?反正我倒覺得這也是壹種境界。隨妳會笑我癡,踩在這土地上,我感到的安寧和嫻靜都是有質有感的,它,不會飄忽。

在壹個地方待久了,會出感情。古詩人們的搖頭晃腦,搖掉下的都是真真切切的思意。我也想壹壹效仿,沒想只是邯鄲學步。過段時間領悟後,得出結論;我是壹個包含而又獨立於萬物的種子,我的身體裏有我認定的價值觀感,表達的方式充滿了隨機性,但是隨機才能流露真實。況怨無大小,生於所愛。喜愛的表達隨機而又命中註定。所以對江南的偏愛也應是隨機而又命中已定。

我承認我無法割舍那幽幽雨巷,深深小徑,淡淡煙雨,朦朦瘦橋。無論什麽時候聽到或看到,都會被牢牢吸引。江南人家本該含蓄溫和,但對於江南的喜寵,我更偏向於豪放奔湧,愛,就要大聲說出來。拋開了矜持,拋開了拘束,便只剩下了單純。能單純的喜歡壹件事物,也是人生壹大快事。無論什麽時候,那青磚縞墻,每壹塊脫落的濕土,都與思緒同行,與細胞同靈。江南是個愛的地方,多情的詩人很容易醉入愛河,不消說是詩人,就連我,也有朦朧的愛感。理所當然的認為這個地方就應該有故事,就應該是歲月催化劑。人壹入江南,就變得柔,變得溫婉。時光潛入江南,也被那流水阻在竹屋人家的屋頂。咬在嘴邊的墻頭草,故作壞狀,像徘徊於客棧門前的客商,思索著接下去的商機。就鬧著吧,江南是個大大的瓦屋,等妳鬧累了,回家。

前幾天偶然讀到秦觀的詞,便留在了嘴邊。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 寶簾閑掛小銀鉤。

曾經我也想如陸蠡那樣囚江南於小樓之上,年少輕狂。就這樣也算不得斷章曲義,委屈了夢境。只是我終究會老。老在它面前。我的花甲,是否也在江南的壽宴。我的雙手能否搖著雙河,向漁船揮手,看懷裏歡魚嬉鬧,蹦叠不失真。

做了個夢,夢見玉皇大帝任命我掌管江南,我舉著酒杯,唱到;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分付與疏狂。浮生壹夢潛月光,煙花三月,揚州好個不折柳。世上浪漫事,莫非安江南。

如果妳有壹個美好的夢想 來自天國的玫瑰 我們無法望見指示者的身影 愛壹生,戀壹世 快樂是可以分享的 我要懂得爱情 原来结婚比看病難,看病貴 友情是壹件比愛情更嚴肅的事情 我的紫色流年時光序 人心真的好可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