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oatherine

關於部落格
  • 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童年的夏天

  不記得是哪壹年,好像是我記事起第壹次回老家。那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幾歲,反正是學校放寒假老爸破例讓我跟著四爸回老家過年。我是很小時就離開老家四川遂寧到甘肅的,爸媽說我做過火車的但我還是不記得,這次就當我第壹次坐火車回老家的。坐火車的感覺很新奇,很興奮又很激動。大概是做了10個小時的樣子到了綿陽接著又轉大巴才到遂寧。壹路上沒睡好覺的我任由著四爸拉著我在各個車站跑來跑去終於到達目的地-四川省遂寧市桂花鎮石包村,我的老家。由於壹直生活在甘肅氣候幹燥的環境中,對於四川溫濕的氣候還有些不適應。壹到家鄉的家我就栽頭就睡了壹天,感嘆終於消停了,安定了。

  第二天,我便壹大早吃了飯開始去尋找兒時自己在家鄉的記憶。老家在我的記憶力很模糊,當我處於這時記憶就清晰了許多。比如那些田壩,那長青松,那條河。冬季長滿草的田坎將壹塊塊平而大的水田分成田字形,走在田坎上,那些掛著早晨碧綠水珠的青草便將鞋子打濕了。田地的半空還懸著濕濕的霧氣,就像仙境壹樣;遠處山上的青松像將軍樣筆直的挺立在這仙境中若隱若現;還有就是那條又清又綠的河流了,河水給人的感覺有些深,水面漂浮著綠色的水葫蘆和水草,還時不時有水泡從水底冒出水面,河面上也有水汽;無論是山還是誰都是綠的怡人。似乎四川的氣候是溫濕的沒有像甘肅氣候那樣四季分明,甘肅的壹月份早已是北風呼呼的吹著,冰厚厚的結著,又幹又冷。而四川卻相反,時不時有霧、有雨、有陽光,溫度都只是在幾度間徘徊,青山綠水依舊。

  邊走邊看的我還有時不時的遇見“他認識我,我不認識他”的左鄰右舍。認得我的就在很遠處沖我打招呼《聽老媽說我因為小時候的壹件事在村上而小有名氣,呵呵》打招呼的聲音很大充滿熱情。因為很小離開家鄉認識的人幾乎為零,我只是對他們笑著點點頭。他們也不介意我不是否認識他們依舊那麽開懷和熱情。

  不知不覺我走到了這個村子唯壹的學校。記起了小時候,這個學校中間還有壹棵3人合抱的黃果樹。在比我大的孩子還在上課時,我就會跑到那棵大樹下玩,爬到樹上摘樹的嫩芽吃《當時不知道能不能吃,現在還是不知道》,樹的嫩芽味道酸酸的。黃果樹上還會結壹些粉色的小果子《大人說有毒》黃豆大小的果子就躲在大而寬的樹葉下很好看。有時兒時的我還會站在教室的門口看那些大孩子上課,讓我記得最深的就是壹個坐在第壹排上課的大孩子,他看書時總是把臉貼在書上,看起來很滑稽搞笑。學校的右側好像還種了棵梔子花,很高,開的花是玉白色的,花開時散發出怡人的清香,我很喜歡。想了會兒,想看看這個學校變成什麽樣了。壹進校門依舊是那棵又粗壯了不少的黃果樹,樹葉還是墨綠的,濃郁茂盛的樣子;還有個石頭的乒乓球臺;兩側的教室還在,但煞是冷清寂靜。走到教室窗前向裏看,課桌、講臺已經破爛的直不起架子了,但黑板還是那麽黑;教室到處是蜘蛛網,厚厚的灰塵壓在那些陳舊的書坐上,椅子上。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村裏早就沒有了學生。因為學生少,所以就都把他們安排到鎮上上學,吃住都在鎮上,周末才回村裏。就這樣,村裏的唯壹這座學校就荒廢著。

  從學校回來,從橋上走過,望著河面我又想起了兒時這這條河給我的記憶。媽媽在河邊洗衣服、淘紅薯時我就會將腳丫伸進河水裏嬉水玩;爸爸在河裏暢遊時我也會使勁學著他的樣子“狗刨”,河水被我濺得老高老高,時不時還會被水嗆到。很享受這條河水溫柔觸摸我皮膚的感覺,癢癢的像母親的手在撫摸似的,很輕,很溫柔!

我喜歡的是母親的笑容 歲月沉香 若得君相伴 放大對不堪回首的追悔。無奈! 那一湖秀水隨風輕漾 what makes for a good life? 10 Things Quick Learners sand and stone difference and distance youth story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