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歲歲年年的微笑


默然相愛 寂靜歡喜

--神像樹前的思考

曾看過朋友的一篇文字,寫的是一種植物為了自己生存,先用藤緊緊地攀援在一棵粗壯的老樹上,然後把吸器深深紮入老樹體內,吸收老樹的養分,其藤莖迅速覆蓋老樹整個樹冠,最終掏空了老樹的身軀,老樹枯萎而死……

看到這心中突然湧起一股莫名的酸楚和悲涼,靈魂深處對愛情殘存的一丁點幻想,瞬間被吞噬。

然而,前些天在西山看到那棵神像樹時,心卻被一根根陽光的豎琴撥動,愛卻在心靈最柔軟的地方驀然復蘇。

那是個星期六的上午,我隨市作家采風團來到陳倉區安平溝自然森林公園,車行山下,我們沿羊腸小徑一步步攀援,路邊洋槐花飄著馨香,羊奶子草像一棵棵美麗的朱砂,夏日的山野清新而又迷人,每一個轉彎都會出現無法預料的美麗。

神像樹也就是在那種時刻出現的。

剛轉過一個急彎,正想坐在路邊歇息,不知誰喊了一聲:"看,這就是神像樹。"尋聲望去,我突然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那是怎樣的一棵樹?它直入雲霄,六七個人合抱那麼粗,樹上有四個樹岔,每個直徑都有四五十釐米,歲月在他的臉上寫滿滄桑,世人在他的身上綴滿期盼,更讓人驚歎的是樹的下部,大約兩米遠的地方長著一棵水杉,雖然她只有神像樹的十分之一粗,但她卻把身體像支架,像拐杖一樣斜靠向神像樹,在離神像樹兩米高的地方與他緊緊相擁,使神像樹依然挺立。

那是怎樣的一種擁抱?他們融為一體,他中有她,她中有他,誰也分不清哪個部分神像樹哪個部分是水杉。

我怔怔的看著他們,心被深深的震顫,突然明白我這些年尋覓。期盼。渴望的不正是這種相依相伴的感覺嗎?

雖然我不知道當年是什麼力量,讓曠世奇珍的水杉用瘦弱的身軀支撐起比她強壯好多倍的神像樹?是什麼讓她這樣一站就是幾百年?是什麼讓他們緊緊相擁在這荒山野嶺?朝朝共暮暮,無怨亦無悔。

但我仿佛看到一雙稚嫩的小手,勾在一起;兩棵小小的嫩芽在春風裡悄悄吐綠。

我仿佛看到一雙粗大的手,小心翼翼的挑起了紅蓋頭,一朵嬌嬈美麗的桃花悄然綻放在寂靜的山林,紅燭搖搖,衣袂飄飄……

我仿佛看到一對白髮蒼蒼的老人,手牽著手,走在夕陽的餘暉裡,寒來暑往,歲月蒼老了他們的容顏,風沙吹亂了他們的頭髮,日月蒼生壓彎了他們的腰身,他們卻依然相互攙扶著,微笑著,淡定,從容。

如果說神像樹是樹中的偉丈夫,那麼水杉就是樹中的奇女子,是成功男人後面偉大的女人。

他們是化蝶翩飛的梁祝,是為愛情不顧一切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是在世俗壓迫下仍對愛情堅貞不渝的焦仲卿與劉蘭芝……

也曾羡慕廣寒宮的月桂樹,因為玉兔在他的腳下嬉戲,嫦娥在他的身邊撫著瑤琴,但月桂的寂寞嫦娥未必懂,可神像樹的寂寞水杉懂,神像樹的眼神水杉懂,神像樹的心意水杉懂。

看著他們,不由得捫心自問,親愛的,如果人生有未知的暮年,我該用什麼來奉獻給你?能否能為你撐一把傘,牽你的手,看你的眼,說我最真的情話?而你,是否更愛我備受摧殘的容顏,是否無論生老病死都不離不棄的陪在我身邊?

如果,如果有來生,你是否願意和我一起做水杉樹上一片小小的葉子,和我一起領略旭日東昇的美妙,殘陽如血的滄桑;感受春雨濛濛的潤澤,秋葉凋零的淒涼;聆聽燕子築巢的歡喜,大雁南飛的不舍;還有那些古老而又滄桑的褶皺裡藏著的心事……

等我們老了,陽光依舊暖暖的照在樹杈上,我們背靠背坐在夕陽裡,把過往一一細數,然後……,然後在她的腳下,靜靜的睡去……

我走了,你走了,我們都走了,然而神像樹與水杉依然一年又一年的吐綠,年年歲歲的等待,歲歲年年的微笑。

我來與不來,你來與不來,世人來與不來,他們都在這裡,不離不棄;我愛與不愛,你愛與不愛,世人愛與不愛,他們都緊緊的擁抱著,緊緊地擁抱著,默然相愛,寂靜歡喜。Want to change the law
Military base
Using a false identity card
The drought hit California agency
Abraham's translation of the book
Trump square
The children of immigrants support
Bit dogs to help
Deadly Washington debris flow
Asked the Republican Party Cooperatio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